知识点|建筑施工安全知识应知应会怎样的经历才能让元稹写出「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」如此深情的诗句绝句·两个黄鹂鸣翠柳—杜甫

杜牧这首诗第二句古人就有分歧超越了悲秋境界,细细品读不同寻常

铜梁28个乡镇的名字连起来,居然是一个爱情故事!美炸了!
醉 春
他做过宰相,怀念妻子的诗广为流传,胜过苏轼悼亡妻的词《江城子》

杜牧出生803年,字牧之,号樊川居士,汉族,今陕西西安人,唐代杰出的诗人、散文家。杜牧在家族中排行十三,因此根据唐人的习惯,被称为“杜十三”。杜牧20岁时,博通经史,尤其专注于治乱与军事。大和二年(828年),杜牧26岁,进士及第。同年考中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,被授弘文馆校书郎、试左武卫兵曹参军。

今天我们一起来品读杜牧的一首名作《山行》,诗云:

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。

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

这首诗从第二句古人就开始有分歧了,是“白云生处”,还是“白云深处”,我们在讲到第二句的时候会详细展开。首先我们来看第一句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,“寒山”这个词。“寒山”肯定不是姑苏城外的寒山寺,也不是地名,而是当时的气候已经透着寒意了。我们看到后两句就知道——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那就说明已经是秋天了。而且“枫林晚”、“霜叶红”,这已经不是初秋的季节,可能是深秋了,深秋的气候已经寒意逼人了,所以“寒山”揭示的是当时的时间背景、气候背景、季节的背景。

中国古人对秋是非常在意的,写秋的诗非常多,但大多都描写的意境和这第一句描写的差不多,是远而寒的,是屈而斜的。所以,就中国古典诗文而言,写秋天有个著名的概念叫做悲秋,而且历朝历代都是这样。从文学的源头说起,《诗经》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;受屈原影响最大的宋玉,直接就说了“悲哉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。”上来就是感慨,悲哉,秋之为气,悲秋的主题这时已经完全呼之欲出了。秦汉到汉末,曹丕的《燕歌行》非常有名,上来第一句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”这是把宋玉的句子化出来了,化得非常漂亮,文人七言诗。到了南北朝,大诗人庾信《拟咏怀》里有一句就说“摇落秋为气,凄凉多怨情。”

隋唐就更不用说了,李白名作写秋天的,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。”悲秋的主题到杜甫达到了高潮,最有名的那一句——“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”即使到晚唐,跟杜牧同时代的白居易《琵琶行》“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。”从《诗经》起,历数华夏文明每一个朝代,悲秋皆有名作。谈到秋天,一上来意境都是和悲秋主题相关的。即使杜牧的《山行》别具一格,但上来的这个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,细细揣摩,还是和中国诗人写秋景的风格是一致的。当然后来就渐渐不同了,也唯有唐代别出奇调,在悲秋诗里头,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名作,除了杜牧,还有一个我们等会会说。

看第二句“白云生处有人家”,你看,在远上寒山的石径中慢慢而行,突然看到远山深处,所以有人会说“白云深处有人家”,那么到底是“生处”还是“深处”呢?其实两说都对,但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是,到底哪一种更好呢?有人说“白云生处”更好,为什么呢?你去西部的深山里,会发现山里面烟雾缭绕,本来没有云的,突然间就在山坳里头生出一片云来,它不是天上的云掉下来,而是山坳里面生出一片云来,这种意境是非常美的。“白云生处”很生动,但是也有人说,后面接的是“有人家”,所以这个白云有可能是这个山中人家的炊烟升起,“又见炊烟升起”和山间的云雾缭绕在一起,“白云生处”的意境。但是“白云深处”也不错,“深处”更显幽渺之意,“白云生处”是山生了云,而“白云深处”是云罩着山,都别有意境。

“白云深处有人家”,为什么要有人家呢?我们在第一句里头看到杜牧是在赶路,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,后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是“枫林晚”,说明天色已晚,又在赶路,又在深山,又是深秋,又是天色已晚,旅途劳顿,这时候“有人家”,看到白云生处的人家,这一下子给旅途中的人带来一种莫名的温暖和希望。这样的感觉在秋天,在秋天的寒山里、在石径上,给旅途中的人带来一种莫大的希望。但是奇怪的是,按道理,如果旅途劳顿,天色将晚,又看到山中人家,就该积极地赶去投宿,或者是说有友人在那儿,积极地去拜访友人,为什么杜牧却突然停了下来了呢?所以三四句是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这个问题杜牧自己已经解答了,停车下来是因为此时山中枫林一片奇异景象。什么景象?因为是夕阳西下,太阳照着枫林,枫树林本来就是火红色,这个时候在阳光下,那个枫叶的红配着夕阳的红,是一片惊艳的红啊!“红于二月花”其实就是胜于二月花。虽然已是晚秋的霜叶,却远远的鲜艳、激荡,甚至是激烈,超过春天初春时节的二月花。

对于一个旅途中的人来说,天色将晚,深秋之际,最重要的是可能是来到一户人家,讨两口热水,吃一顿饱饭,聊几句家常,但是杜牧却在最不应该停下来的时候停了下来。所以“坐爱”,“坐”是因为的意思,之所以停车,就是因为这片火红的景象让杜牧忘记了腹中的饥饿、旅途的劳顿,甚至忘记了这是一个令人容易悲秋的深秋季节。为什么杜牧会写这样的诗呢?为什么杜牧能一反历代诗人悲秋的诗调,从本来萧索的秋景里突然翻出“红于二月花”,胜过春景的绚烂呢?

杜牧和李商隐是同处晚唐,并称“小李杜”。但李商隐因为命运、际遇以及时代的原因,他的诗风整体上来讲是非常婉约、非常沉郁的。“小李杜”中,李商隐就相比较于杜牧沉郁得多,而杜牧就比较豪放。杜牧为什么有这种彻头彻尾的豪放气?

我想来想去,觉得和他生活经历、性格以及爱好都非常有关系。杜牧的祖先杜预是三国时期名将,后来西晋统一天下,杜预就是灭吴的主将之一。杜预兵法超绝,在三国末期号称“杜武库”,一肚子兵法韬略。所以杜牧自幼以先祖为荣,身负不世之材,尤好谈兵,喜欢谈兵法,还曾经专门诠释过《孙子兵法》。所以杜牧年少时节就身怀大志向,可惜碰到一个他没有办法施展才能的晚唐,甚至还和李商隐一样,后来多少受到“牛李党争”的影响,所以满腔热血无处挥洒,满腔抱负无处施展。杜牧在扬州的时候,写“楚腰纤细掌中轻”,写“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。虽然我们客观地说,他多少是有些喜欢风花雪月和女色,但是骨子里头还是排遣抑郁。他的抑郁和李商隐的抑郁不一样,真正到了诗词里,他又能在抑郁中翻乎其上,超越其上,不简单地沉溺于抑郁悲伤的情绪。所以他写秋天,入笔处亦是寻常秋景,其实和古人写秋景的方法是一致的,按照其他的诗人的思路,也有可能是一篇悲秋的名作。可是杜牧不一样,在饥肠辘辘中,在劳顿的旅途中,在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景色里,却突然精神超越了物质的需求,而且精神也超越了一般悲秋的抑郁境界,停下车来,看着枫林的晚景,心中的霜叶,眼中的霜叶固然红于二月花,杜牧此时心中的霜叶也是远远地红于二月花的。眼中的霜叶之所以能红于二月花,那是源于诗人心中的霜叶,心中的美景超越了二月花。

除了这首《山行》,唐人还有一首秋词,那就是刘禹锡的《秋词》。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这一首比之杜牧的《山行》更是走向一个激昂、高昂的极端。刘禹锡所受的灾难,尤其是在仕途上恐怕比杜牧还要多得多,但是刘禹锡就像关汉卿说的那样,他是愈挫愈勇。所以他说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,这句话也告诉我们,悲秋是历来文人写秋的一个主题,但他偏偏说“我言秋日胜春朝”。如何胜法呢?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超然绝伦,比之杜牧的这首《山行》也不遑多让,在中国历代文人写秋的诗词里头,这两首最为独特,也是所有秋词的名作里头,翻出悲秋之意,别有意境的两首名作。所以从刘禹锡、从杜牧的身上,我们就可以看出博大、宽容、包容、超越,不同寻常唐人气象。对于刘禹锡的《秋词》和杜牧的《山行》你们更喜欢哪个?你们感觉写秋的古诗词还有哪首更好的,欢迎评论留言!

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

【点击右上角“关注”,学习更多诗词知识】

责任编辑:知识点|建筑施工安全知识应知应会